設計.jpg 

鬧的沸沸洋洋的設計雙胞案,真的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相信各位看官在瞭解本次事件的始末後,應該都有自己胸中的一把尺。

設計本來就該是良心事業,賣得不只是創意,更多的是一種責任!

 

蔣家的後代搞設計,不玩顛覆就稱不上新聞。

相信沒人會遺忘所謂蔣家的『先賢先烈』。

 

一再強調自己是商人,是設計人,是文化創意人的蔣友柏。

相信也該有自己屬於蔣家後代的社會責任。

畢竟,你講的話有媒體要報。

畢竟,你寫的白木部落格有人要追。

這件事無論是你對還是別人對,你都應該謙卑。

 

這不只是你的原罪,更是你生而所背負的聖杯。

 

 

以下附贈兩則本起「金魚事變」之新聞稿


 

 

「金魚就這樣啊」橙果遭起訴 蔣友柏怒

蔣家第四代蔣友柏開設的橙果設計公司,被檢察官因違反著作權法起訴,原因是橙果公司曾在2007年,替丹比喜餅設計一系列名為「琉金一捻紅」的外包裝,而包裝上的金魚圖案,被一名台南技術大學學生陳玥呈控告,是抄襲她的畢業作品,求償500萬,不過蔣友柏說,他們沒有抄襲就是沒有,錢他不但不會給,還要反告對方求償1000萬。


橙果公司負責人蔣友柏:「所有東西把它極度的放大,極度的粗邊化,大家看起來都一樣嘛,你要畫蒙娜麗莎,我的好神也是啊,那我畫媽祖,她也要X我,還是她要告我。」

蔣友柏親自出馬,捍衛一手創立的橙果公司,還把當時幫丹比喜餅設計金魚的手稿,攤在桌上讓媒體拍攝,比較一下當時橙果設計師蘇尹曼畫的金魚,和原告人陳玥呈的作品,2個顏色不太一樣,魚鰭一個圓潤、一個尖,尾巴在水中飄的方向也不同。原告陳玥呈:「這2個都他們的,我們的是…,這個才是我的。」

金魚的創作者也拿出自己的作品,她怎麼看都覺得實在太像了,第三次告上法院,才獲得檢察官起訴,還求償500萬。蔣友柏:「我沒有做的事情就是沒有做,所以今天不但要聲明我沒有做,我也不會賠償;我還要提出反告,我要告她誣告,因為我沒有做這件事情。」

陳玥呈:「不管怎樣,這都是我的東西,我創作的東西,盡力去做就好了,不管失敗或是成功。」

蔣友柏反告對方誣告和威脅,求償1000萬,但記者追蹤發現,被起訴的橙果蘇姓設計師,其實是原告陳玥呈的學姐,陳玥呈說,2007年5月3日,陳玥呈先在台南技術大學畢展展出金魚,接著2個星期後在世貿又展了一次,沒想到2007年底,丹比的櫥窗,就出現了長的很像的金魚。

橙果堅稱一切都是原創,但原告出示筆記本,證明當初為了創作還買活的金魚回來養,2隻金魚到底像不像?觀眾心中自有一把尺。

 

 


 

 

「台灣法律很爛」 蔣友柏罵檢:文化流氓

身為蔣家第四代,蔣友柏刻意和政治劃清界線,好不容易在文創界闖出成績,卻扯上侵權官司;這場5分鐘的記者會,蔣友柏始終雙手抱胸、嘴唇下抿,看得出來他非常不平,甚至批評檢察官是「文化流氓」,認為法律沒有保障文創工作者,這樣的法律「很爛」。

蔣家第四代蔣友柏:「檢察官根本就是文化流氓,如果台灣的文創法是這樣,文創產業怎樣去發展?」

蔣友柏直接開罵,侵權官司槓上的卻是檢察官。

蔣友柏:「一開始(對方)就提出要300萬和解金,最後一次居然提出要500萬和解金;然後檢察官竟然是說,叫我跟他和解,因為浪費行政資源。」

認為自己的公司沒有錯,5分鐘的記者會,蔣友柏從頭到尾雙手交叉,環抱在胸前,眼神銳利,看起來一肚子氣,嘴唇一直往下抿,的確非常不高興。

蔣友柏:「台灣的法律真爛,這個也是500萬,所以我告他1000萬,如果檢察官在這上面判我是敗訴的,證明,至少我所相信『行得正』這件事情,在台灣文創業是走不通的,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

身為蔣家第四代,一言一行始終被外界用大放鏡檢視,做創意的蔣友柏,刻意和政治劃清界線,好不容易在文創界做出成績,卻又扯上司法官司。

之前曾經被控好神公仔抄襲,現在則是喜餅,蔣友柏親自站上火線,左批檢察官,右諷台灣司法,只是這句話由蔣家人的嘴裡講出來,特別引發關注。

蔣友柏:「台灣的法律真爛!」

 

    全站熱搜

    寒武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