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人.jpg

 

聽覺應該分辨不出鹹;視覺卻總是離不開怨。

而,湛藍色的珊瑚也不該只安於冬海裡的那最終一闕夢田。

 

裂骨的;刺鼻的。

今何安在?

 

斷臂的;嗜血的。

悠然去哉!

 

壯闊的,鐵蹄奔韃著!

絕裂的,胡旋舞慟著!

 

覓著的不是那早已分崩離析的脆弱五感。

唯一剩下的將只是那被心鎖緊繫著;一蕊脫勾的瓣阿!

 


 

 


遙望著聽起來攜著千年鹽味的大洋。

    全站熱搜

    寒武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