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jpg


 

念 ,該是繫在虛無漂渺之間。

 

彷彿在潺潺流水中試圖抓著一縷青絲。

 

想試圖纏繞。

 

 

人間慾望產生更多的糾葛,

 

然後再緩緩的散如一瓢雪。

 

 

我們都一樣,

 

漂浮著,

 

沉淪著。

 

呼吸著自娘胎始黏著的羊水與血液。

 

蠕動著,

 

爬行著。

 

 

越黑闇,

 

越鼓動。

 

抱著無斷章節的心臟節拍,

 

靜靜踏著,

 

默默舞著。

 

 

我的念。

 

本該是一只赤條條的白蛇?

 

沒有鱗片,也缺了腳。

 

身子皎潔,卻也冷了血。

 

 

浮動的蒼藍月色,嘆息著千年的旅人。

 

曾幾何時,

 

故時故地那傳詠著的月琴聲,

 

是我今生今世裡唯一夢的依歸。

 

 

琴弦;尋不著的煩惱,

 

章節;忘不卻的故事。

 

 

誰說;

 

念,就只剩苦和甜?

 

 

    全站熱搜

    寒武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