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jpg 

常常在想,人的一生究竟是為何而活?

 

這問題,從何時開始反覆思考的呢?

 

彷如閒雲野鶴般帶著七分雅興三分醉意,去數著天邊有幾顆閃爍的恆星一般,脫俗卻也帶點稚氣。

 

誰。在生命的一開始就明白該去相信天命?

 

誰。不是在跌跌撞撞,滿身血痕之後才開始學著舔拭自己深深心靈裡那腐蝕的傷?

 

人生,有些事情需要張開緊握的拳頭,讓它如隨風飄散的棉絮。

 

人生,有些事情即使想要放手隨風飛,但。那風,卻偏偏不來。

 

該信命嗎?

 

抑或是,對抗命?

 

信命的人遺憾?

 

對抗命的人悲哀?

 

再回首,已是風霜又十年。

 

一覺醒,黃粱一夢晃眼二十年。

 

該你的,總會出現。

不該你的,卻總讓人瞧見。

 

 

直到血流盡、入土的那一刻,誰說你就非得悟到人一生究竟是為何而活?

    全站熱搜

    寒武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