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5439420090522013942012_640.jpg 
夢做的越大,夢中的世界也是會相對成長的。



 

待在自己編織構築的巨大夢想世界裡,
沒有人打擾也感覺不到絲毫的虛偽,
我分不清也搞不懂這樣的世界是不是一場罪惡的預謀。
睡著或是清醒著對做著夢的人們來說也許根本不重要,

我不清楚,我眼前那正坐著與我啜飲著苦澀咖啡的人,是我夢中出現的虛構人物?
又,或者其實我才是這人夢中隨機出現的神秘嘉賓。


 



不能夠實現的夢想也許是這世上最廉價的東西,

這就是夢想世界以外最真實的藍天。


 



於是我決定在我的夢中設定鬧鐘,八分之一的無眠。



 

鬧鐘響起的這一刻,夢想他死了嗎?

 

 

寒武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