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 -1拷貝.jpg 

每個人都有自己走路的步調,

有些人走得快一點,


有些人走得慢一些。


 


這是再自然不過的道理。


 


不過,很悲哀的。


我們自幼被拘束在一個框架裡。


 


【一個必須不停奔跑的框架!】


 


在這裡,我們被要求要比身邊的人跑得更快。


這本該是一場比較級的無聊玩意兒,


但卻被許多人視為理所當然。


 


跑得慢的,被認為是輸家。


那些跑得快的,許多人稱他們為贏家。


 


但是,這終究還是個『比較級』的遊戲。


跑得慢的,總還有人比他們更慢。


跑得快的,也總有一天發現有人原來一直跑在自己前面。


 


這是場絕對殘酷的遊戲。


殘酷的是,這場遊戲竟然只有輕描淡寫的告訴參賽者:「跑得最快的人贏。」


卻並沒有規定要:「如何才能跑得最快。」


 


於是在這樣的遊戲規則之下,產生了許多種不同的聲音。


 


「我要贏!我要走捷徑。」................於是產生了投機。


 


「我不想輸,我要做陷阱讓後面的人都追不上我!」................於是產生了犯罪。


 


「喂~前面的人,你鞋帶掉了!」....................於是產生了謊言。


 


「跑得好喘,我不想跑了,我想休息!」..................於是產生了懈惰。


 


「我不想用跑的了,我要騎腳踏車。」.................於是產生了發明。


 


「前面的人,我受傷了,你背著我跑吧。」....................於是產生了愛。


 


這樣子各式千奇百怪的聲音,有千萬種之多。


 


終於,混亂發生了。


混亂發生的同時,也必定產生悲劇。


 


這樣的規則只是讓這「看似合理」的框架變成生存遊戲的殺戮戰場而已。


 


 


 


一直到千百萬年後,


在這無比荒唐卻蘊含真理的奔跑遊戲裡,


還沒有一個人可以停下腳步大聲的說:「我贏了!」


 


人類,還得一直在這無情的框架裡不停的跑下去。


 


 


『人類真的很聰明,聰明到出乎你的意料。』


而最諷刺的是:『你,也是人。』

創作者介紹

寒武紀。

寒武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rose2046
  • 或者你也可以選擇不玩這個遊戲。
    也不奔跑,也不疾行。慢慢走,沿途欣賞美麗的風景。
    累了,偶爾也停下來喝口水,休息,順便也觀察那些經過你的人們奔跑時的千萬種姿態。
    只不過這樣的不從眾,需要很大的勇氣和抗壓力。
  • 呵呵~~要這樣也不難

    只要自己口袋的銀彈夠深夠多
    加上有一對充分理解體諒自己的雙親或伴侶就100%沒問題~~

    只是這樣真的很容易嗎? 呵呵

    寒武紀。 於 2009/06/21 00:48 回覆

  • rose2046
  • 我想,對於男人來說,確實是很不容易的。縱然自己的親人伴侶能瞭解包容,外人也會給你貼上一個〝沒出息〞的標籤。
    不說別的,群體的制約就是一個很大的壓力。桶子裡想逃生的螃蟹在自己拼命往上爬的同時也拼命的想把與它爬到一樣高度的螃蟹往下壓,如果能夠把爬的比它高有機會逃生的螃蟹拉下來更好。
  • 人生充滿變數也同時充滿定數...........

    我們都被歲月給追著跑 被追上了~~也就掛了

    所以才說黃梁一夢二十年 人生 一轉眼就過了

    寒武紀。 於 2009/06/21 01:13 回覆

  • rose2046
  • 非常贊同。
    我不害怕人生何其短,但是我恐懼一切終必要成空。
    時間的河悠悠的流,告別了今天仍不知懺悔。
    今天下午我聽了無數次的牡丹亭外,感觸很深。

  • 呵呵~~聽陳昇的歌總是讓人想到很多事情
    這也是他的魅力與魔力!

    人生既然是這樣被歲月追著跑
    我想......也許在身體心靈的某處

    我們應該也會留下些什麼吧??
    畢竟能量是不滅的~~ㄏㄏ

    寒武紀。 於 2009/06/21 01:29 回覆

  • rose2046
  • 你的回答,讓我想到幾米某一本書的話:
    看不見的,是不是就等於不存在?
    記住的,是不是永遠不會消失?
    我想當然是會留下些什麼的,在那些愛著我們的人的心裡。
  • 呵呵~從你的回應對你這麼生命體也真的是充滿好奇~
    也許有才華的人都被世人稱作"怪咖"吧?

    剛剛更新了一篇自己創作的輕小說
    有時間幫我鞭一下~~感恩

    寒武紀。 於 2009/06/21 01:51 回覆